解析国人对美国名校的四个错误理解

  名校情结,美国有,中国人更有。在中国谈名校一定提起清华北大。谈到美国,一定提到哈佛耶鲁。但我们不能以中国人惯常思维来看待美国的名校。
  在中国人的“美国名校情结”里, 由于文化的各种差异,容易产生一些误区。今天跟大家聊聊存在的一些误区:
  一、重藤校,轻其他
  常青藤盟校执美国教育之牛耳。常春藤盟校包括:布朗大学、哥伦比亚大康奈尔大学、达特茅斯学院、哈佛大学、宾夕法尼亚大学、普林斯顿大学、耶鲁大学。
  以哈佛为例,长期占据世界各种排行榜的最前列。从这个学校走出了8位美国总统,其中包括现任总统奥巴马。还有上百位诺贝尔获得者。哈佛走出的中国名人也是如雷贯耳: 文学家林语堂、梁实秋、气象学家竺可桢、语言学家赵元任、建筑学家梁思成,都是在各自领域里的杰出人物。
  因此,中国学生和家长,一提起哈佛耶鲁,就如同中国的清华北大一样,以为要比其他名校领先至少一个身位。要知道,常青藤盟校 8 所大学中的7 所是在英国殖民时期建立的。从地理位置上,这更是集中在美国东部。但事实上,教育的重心是随着经济的重心漂移的。美国的教育重心,也随之经济重心,逐渐向西部转移。过去,美国的金融业、制造业的重镇都在东部。纽约自不待言,底特律的汽车、匹茨堡的钢铁, 一度是美国的商标。而如今,硅谷成为美国经济和科技的新品牌,西部成为飞机、航空、军火、生化等高端制造业中心,自然教育水准也就水涨船高。
  20世纪30年代,美国教育委员会向2000名著名学者进行调查, 结果伯克利加大以其“杰出的”和“适宜的”的学科建设而跻身美国好的学府之列。这是美国200 余年来公立大学向东部常春藤大学发出的挑战。从此以后,西部越来越多的大学,赶上和超越以常春藤联盟为代表的西部名校。
  全球教育排名权威机构《美国新闻与世界报道》发布了2019年学府排行榜,提供1800多所美国院校的数据。2019年《美国新闻与世界报道》学府排行榜
   美国大学前五名
  1. 普林斯顿大学(新泽西州)
  2. 哈佛大学(马萨诸塞州)
  3. 哥伦比亚大学(纽约州)(并列)
  3. 麻省理工学院(并列)
  3. 芝加哥大学(并列)
  3. 耶鲁大学(康涅狄格州)(并列)
   二、重私校、轻公校
  美国的著名大学,多是私立大学。前面提到的常青藤萌校,都是私校。 但是,美国的公立大学也不差。与私立的“常春藤盟校” 不相上下,美国人提出了“公立常春藤”的概念。这一词是由理查德· 摩尔(Richard Moll)1985 年首先提出的。
  摩尔曾任耶鲁大学这样的私立名校的招生官、也担任过加州大学圣克鲁兹分校等公校的招生委员会主任。他走遍全美,考察各地的名校质量,发现不少公立大学是以“在公立学校的价格提供常春藤盟校的教育”,但很多人并不清楚这一点。摩尔将这些好的公立大学名之为“公立常春藤”(Public Ivies), 并在1985 年出版的《公立常春藤: 美国好的的公众本科大学指南》书中,他点出了8所(和常春藤盟校的数量一致)被他认为是从外在到内涵都和常春藤盟校不相伯仲的公立学校。后来,马修·格林(Matthew greene) 与霍华德(Howard) 于2001年出版的《公立常春藤:美国公立大学旗舰》一书,开始将这八所学校扩展为三十所,现在所指的公立常春藤大多指由格林提出的这30 所学校。
  摩尔名单上的八所大学是威廉与玛丽学院、迈阿密大学、加利福尼亚大学、密歇根大学、北卡罗莱纳大学教堂山分校、德克萨斯大学奥斯汀分校、佛蒙特大学、维吉尼亚大学。摩尔是把加利福尼亚大学作为一个整体。而在格林的三十所名单里,则包括伯克利加大、戴维斯加大、尔湾加大、洛杉矶加大、圣地牙哥、圣塔芭芭拉加大这六所加大。
  三、重大学、轻学院
   大部分人看来,凡是好学校 都是大学(university), 而学院(college)则低人一等。中国人有“大而全”崇拜,对“小而美”没有概念。所以,我们目睹了许许多多的中国学院升级。即使是专业性很强的学院,也要“变大”变全。 如华南理工学院升级为华南理工大学、北京广播学院升级为中国传媒大学。而美国的麻省理工学院、加州理工学院百年来始终坚守着学院的名号。其学术地位并未收到丝毫的影响。 
    中国人最熟悉的麻省理工学院自不待言,而加州理工学院也不遑多让。加州理工学院是一个规模很小的学校,仅仅有2000多名学生。而其教授和毕业生中有34 人35 次(鲍林曾两次获奖)获得诺贝尔奖, 平均每一千个毕业学生中有一个诺贝尔奖得主,比例为世界大学之冠。著名物理学家爱因斯坦、费曼、密立根、盖尔曼,天文学家哈雷、遗传学鼻祖摩尔根、火箭专家冯·卡门都曾执教于此。
    四、重名气、轻性价比
  多年来,由于《美国新闻与世界报道》为代表的美国大学排行榜主导了人们对美国大学名校的评价标准。学生和家长言必称这些排行榜上的名校。但是,一方面随着美国学费的飙升,越来越多的名校成为奢饰品。学生债务成为美国学生的重大负担,也成为美国一大社会问题,乃至政治问题。
  另一方面,原来的许多非名校,也力争上游,教学质量并不差。2013年11月,奥巴马政府提出了新的大学排名标准。这一标准更强调按照性价比。包括学费是否能让学生承受、毕业率、毕业生的债务和收入水平,以及低收入学生在学校中所占的比例等,并打算今后联邦政府对学生财政援助的数额将由该校的评分来决定。
  根据这一新标准,美国《时代》杂志在2014年4月推出了新的大学排名榜。在这个排行榜下:第1名为加州大学河滨分校;第2名:加州大学圣地亚哥分校;第3名: 纽约市立大学柏鲁克分校;第4名: 加州大学尔湾分校;第5名:纽约市立大学布鲁克林分校;第6名: 加州大学戴维斯分校;第7名:基督教兄弟大学;第8名:纽约市立大学皇后区分校;第9名:威廉凯利大学;第10名:加州长堤州立大学。
  这个排名是颠覆性的。首先,没有一所常春藤大学排在25名以内。其中最靠前的哈佛大学名列第31名。
  其次,公立大学占据更大比重。如加大系统在十中占五。第三,学术知名度的权重下降。如在加大系统内,位居一名的河滨分校的知名度,与第二名的圣地亚哥与第四名的尔湾分校有相当距离。按2016年《美国新闻与世界报道》的排名为全美第121位,而该刊把圣地亚哥分校排在全球大学排名中第19位,差距不可以以道里计。但是, 新的排名系统,将使人把目光更多投放到这些高性价比的大学中。可以想象,随着更多的政府资源投放到这些学校,他们的学术地位也必然水涨船高。

相关新闻

评论

留言与问答(共有 0 条评论)
   
验证码:

网站首页

电话咨询

微信咨询

在线咨询

3